新闻快讯
云顶娱乐
关于我们
新闻快讯
集团成员
您的位置:云顶娱乐 > 新闻快讯
扭曲的证券分析师研究:不勾兑不是好分析师
云顶娱乐(http://www.aaafangchan.com)2019-06-11 18:04

  都说是研究创造价值,但现实中往往会消息拉动股价。研究、服务和消息,证券研究业的核心竞争力究竟在哪里?

  6月的证券分析行业颇不平静。先是光大证券发布报告看空伊利股份引发强烈反弹,后是中信证券研究员张明芳涉嫌在微信群里泄露内幕信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看空报告也好,内幕信息也好,也许仅仅是个案,但其中折射出的证券研究行业生态,值得深思。

  “证券研究只是证券投资产业链的一环,如果说证券研究行业存在什么问题,那可能是整个证券投资业的生态问题,而不是单一问题”,某大型券商研究所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证券研究业现有的盈利模式始于基金业的发展,本世纪初,券商研究提倡的“研究创造价值”与刚刚走向正规的基金在理念上一拍即合,券商向基金提供研究服务,基金以分仓佣金的形式支付对价。随后的钢铁、汽车等“五朵金花”行情,宣告了机构时代的来临,也让证券研究找到了用武之地。从此以后,基金成为券商研究最大的购买方,而基金的业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券商研究的方向。

  “我们最早的入行培训要求,一句话推荐一个公司,否则连基金经理的门都进不去。若基金经理感兴趣,则可以进一步展开用五句话推荐一个公司。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引起买方对你注意,从而拿到分仓。” 某大型券商的首席分析师李晓华(化名)坦言。在其后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培训在这些分析师身上留下的烙印难以抹去。“目前卖方分析师研究,最终会集中在两个关键点上。一是你有什么超出市场认知的超额信息,二是你有什么超出市场认知的分析逻辑。”

  从卖方研究的行业现状来看,提供超出市场认知的逻辑,一般是比较难的。“比如说,你提出人口红利将结束,老龄社会将来临,从而认为养老行业将爆发这样的逻辑。从研究角度看是非常顺畅的,但这却是大家都能认识到的。而一旦你提出超出市场目前认知的逻辑,马上就会面临在短期内很难被证明或证伪的问题,对投资来讲,操作性太差。”李晓华表示,这样一来,大家的研究干脆都集中在了如何挖掘超出市场预期的信息上来。

  挖掘信息本身无可厚非,因为消除市场信息不对称本是分析师的职责之一,但在基金等机构短期化考核的生态之中,挖掘信息很容易变成挖掘内幕。据了解,由于市场不好,基金份额不断缩水,部分基金公司甚至出现了按季度来考核基金经理的模式,业绩最差者取消季度奖金,连续几个季度均“踩错点”者,可能面临“被休假”的特殊待遇。而这种业绩压力自然也会传导到证券研究员身上。

  “没多少人真正关注公司的长远竞争力如何;没有多少人真正关心一家公司管理层如何,比如销售总监和财务总监是否有矛盾;没有多少人去问这个公司的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如何。大家都集中在一点,就是研究员能否提供超出市场预期的信息。”一位买方投资经理坦言。

  除了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外,上市公司也是影响券商研究的重要一方。某券商研究业前辈就曾对新人表示,好的分析师就是从基金那里比别人得到更多信任,从上市公司处得到更多的资源。

  除了常规的调研,上市公司对分析师的影响还在于其巨大的利益诱惑。新财富上榜分析师小廖(化名)透露,2008年以来随着非流通股的解禁,“大小非”为了出货不惜重金勾兑。有些研究员热衷于帮“大小非”通过大宗交易平台找到下家。为了促成大宗交易,他们一方面私下牵线,一方面推出报告稳定股价。

  而在定向增发等一些重大事项过程中,为了与上市公司搞好关系,一些研究员也往往会通过发布推荐报告来稳定股价。有券商人士就透露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上市公司定增方案发布之后,唱多报告常常蜂拥而至,而在股权激励方案出台之前,由于上市公司倾向于压低股价,此时研报数量会明显减少。

  “感觉研究行业存在着灰色地带,在这个地带中,一些研究员分享着灰色利益,但也游走在风险的边缘,而置身其外的研究员,可能由于层层关系和刻意粗略的公开信息,在一些重大项目中,连基本情况都无法摸清楚,逐渐被边缘化。”小廖说,作为资本市场最精英的人群,研究员对这种暗中勾兑隐藏的风险不可能不清楚,一些人由此萌生退意。

  6月初,光大证券一份对伊利股份评级为“卖出”的研究报告,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其中的是是非非暂且不论,但由此引起的一个话题值得关注,研究员为什么很少“唱空”上市公司?

  “我们看到这个报告时,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分析师职业生涯基本结束了。”一位卖方分析师表示,自己职业生涯中从未出过“卖出”评级报告,最多就是给个“中性”评级。

  “这个也和我们的市场环境有关系,投资机构主要以做多为主,而作为服务买方机构的卖方研究员,也就只有一个方向就是看多。独立性很强的看空报告,只能是在发达国家成熟市场出现,在我们这里行不通。” 某券商研究所行业首席分析师王迪(化名)表示。

  申银万国研究所所长陈晓升认为,看多看空本是平常事,但由于A股仍然缺乏实质性做空个股工具,做多几乎成了唯一的盈利模式,看空个股不符合机构投资者的利益,券商研究所也就难以给出看空个股报告。尽管有融券这个工具,但事实上能融到的券很少,在一个不具备个股做空工具的市场上,看空报告很难得到各方认可。

  而券商研究员的“看多不看空”事实上已经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南方某大型券商研究所负责人坦言,“股票有买有卖,不能只买不卖吧。之前有一家大券商开中期策略会,对十几个行业给出了评级,除了3个行业评级为中性外,其余都是增持及买入。这样的建议,从表面上看是基本所有的行业都可以买,但现实问题是,不卖出某几个行业,哪来的钱去买想买的行业呢,又让基金经理如何操作呢?所以负面报告应该有,这在国际市场上也是司空见惯的”。

  而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可以把来自研究员的看空报告看做一种警醒。以海外市场为例,在亚马逊的成长过程中,几乎一直伴随着雷曼兄弟分析师苏里亚的看空,尽管这种看空也给亚马逊带来短期股价急挫和合作方信心动摇的麻烦,但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经常在会上回应苏里亚的分析。空头的威胁是一块试金石,闯过了难关的上市公司将更加强大,中国上市公司也需要空头。

   “我每天要接待十几批路演,这还不算电话、邮件、微信等沟通。”深圳一家排名行业前十的基金公司投资总监表示,碍于情面,自己不得不接待这些研究员,可这些路演大同小异,又让自己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到后来,他干脆就直接向研究员坦言,必须先预约好再路演。

   该投资总监所面临的,正是中国证券行业“过剩”的研究产能。在2013年,仅仅参加新财富评比的分析师就超过了1500名,整个行业的研究员预计接近万人。如何引起基金经理关注,已经成为卖方研究所的重要诉求。所以在研究之外,从内衣及泳装模特走秀活动,到豪华游艇酒会,其他各种服务也是层出不穷,推陈出新。

   “在这样的行业状态下,我每天要进行大量的电话沟通,调研完上市公司后要进行逐家路演。最终,我自己也成为一个服务员而不是研究员。”分析师王迪感叹。

   而就在证券研究行业忙于服务的同时,信任危机开始发生,由于深度研究不足,传统券商研究所的市场份额遭到了其他投资咨询机构的“蚕食”。 一位买方机构的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当前更希望获得的是某一行业的深度第一手信息、比较有经验的实业专家咨询,以及相关的线下活动。有些投资咨询机构在这方面就做得比较好,每年的收入甚至超过了国内大型券商的研究所。

   日前,明达资产与新华信签订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将优先向对方提供合作机会以实现资源共享,在汽车、消费等相关领域,协助客户进行垂直化挖掘和行业整合,延伸产业价值链,并努力实现客户价值最大化。分析人士认为,智库正在部分挤占卖方研究的市场,直接与公私募等投资机构对接。而明达资产董事长刘明达也表示,目前最大的卖方券商研究所在一个行业的布局最多3到5人,对产业有深入了解的研究很少。而某些行业智库在一些领域的研究已经超过20年,研究团队超过300人。

   事实上,真正有深度的研究报告从来不缺乏市场。 “之前有家中小型券商,其行业分析师花了三个月写出一篇新能源汽车的研究报告,梳理出行业上下游情况、行业内公司竞争格局、国外行业历史情况等。虽然花的时间很长,但一份报告出来后是洛阳纸贵,可以路演好多家机构,并且都是买方机构主动邀请。”王迪向记者表示。据了解,去年以来,这家券商打造的几个核心行业团队,在市场中脱颖而出,其关键就在于深度行业研究。

   6月2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例行发布会上称,证监会已对中信证券研究员张明芳等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立案调查。对此,多位券商研究员向记者表示,监管部门的立案调查有望成为证券研究行业的标志性事件,此举有利于打破行业潜规则,维护市场公平、公开、公正。

   不断升级的捕鼠风暴,无处不在的大数据,使得依靠内幕消息来推荐股票的风险越来越大。安信证券副总裁李勇称,“监管理念从此前重融资重机构转换到重投资者保护,随着监管理念的变化,监管的红线越来越清晰,监管层强调规范透明,强调资本市场信息传递的秩序,信息的发布以公开、公正、准确、透明为原则,换句话说,这条红线也是安全线、生命线,我们告诫自己的分析师不要越红线,真材实料才可以在一个更加公平的规则中得以体现。”

   而随着监管的加强,潜规则存在的土壤正在被破坏,研究员利用内幕消息的行为可能并不会立刻彻底消失,但对于每个研究员来说,是通过研究创造价值,还是通过消息拉升股价,也许并不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研究员应该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基本操守,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从职业和为人的角度,都需要做一些选择,去诚实地对待自己的职业生涯和口碑。可能有的人就是要拐弯抹角把信息透出去,但时间长了,市场会给你的人格贴一个标签。”申万研究所所长陈晓升表示,投资是一个长期的行业,没必要让市场记住你就是靠消息来服务客户的。“你是愿意在10月份拉票,还是愿意用11个月的时间把研究做好?把研究做好了,别人都不好意思不把票给你”。

   “如果执意在内幕消息的路上越走越远,你会发现一旦市场监管环境变化,内幕消息不再行得通,自己可能会因研究能力不足被买方机构抛弃,从而无法在行业内立足”,分析师王迪说。其实在大成基金等公司的会议室中,已经摆上了“谢绝内幕消息”的标志。

   另外,券商研究生态的改变,也离不开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和证券业创新的推进。“券商研究的核心其实是定价权,担当着如何给一个企业或者一项资产定价的重任,这也是资本市场的核心所在。而过去十多年,券商研究仅仅确立了研究换分仓的佣金模式,未来围绕定价权,券商研究所有很多文章可做。”陈晓升表示。

  • w88优德官网,w88优德手机版
  • 上一篇:学好python和数据分析有什么关系? 下一篇:考完证券从业的大学生是否可以继续考证券分析师